别久

愿如西南风。

其实我考的很差。我很想跟你说,也有别的很多东西想跟你说。可是我们说好的。

被lof的滤镜秒了……

只要能比现在好,就很好了。

只言片语

走廊的窗户没关,风从身后吹过,带着一点盛夏葱郁的生气。
喻文州慢下几步跟王杰希并肩,压着声音,“我带了份炒饭,放在办公室了。”
“嗯。”王杰希也小声答应,从喻文州手里接过扣分表,“刚才黄少天发短信,说语文组和地理组在学校对面烧烤店,……集体备课。问我去不去。”
“噗,”喻文州笑了一声,“你怎么说?”
“我说我今晚值班。”王杰希偏头看了看喻文州,对方眼底含着笑,正准备进第一间教室。
“跟喻老师一起。”

一小段开头

特别想发点什么又没有填完的坑……
随便发个开头,后续会是个甜文。

从架子上拿了包薯片,又最后选了包饼干,估摸着差不多够了情人节一天的零食,许博远推着购物车假装无意地特意选了个离出口处巧克力墙最远的收银台,准备付钱回家,过一天远离尘世的生活。
叮叮当当的硬币声从柜台传过来,五十二块九。掏出钱包付了钱,收银员小姐递过来一张小票,还有一张抽奖的单子。

高二了,加油啊。

妈的……一个高考假还是哪个都没写完。

【喻黄】囚牢 02


黄少天是个律师。

喻文州曾经开玩笑说,如果律师都是黄少天这样的,那可能这个世界上的法官都能疯掉。不过这只是玩笑,工作时候的黄少天严谨又认真,即使话唠也是字字斟酌。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大学同学。同一个系,同一个班,后来因为感情原因,还在校外住进了同一所房子。喻文州毕业后被早年转行做了广告策划的学长魏琛捞进了公司,黄少天则本本分分地做起了律师。

为什么会分手呢?黄少天如今想起来也想不通。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熟悉的同学都知道。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天生就该在一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就让别人插不进话。隔壁班的苏沐橙说,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神是时时刻刻吐着红心的,而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

来不及更了……基本上都快写完了……
感觉上半部分跟黄喻一样orz

12
©别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