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久

愿如西南风。

【喻黄】囚牢 01

自己和黄少天住在对面的两栋楼里,并且自己家的厨房正对着黄少天家的阳台这件事,是喻文州先发现的。

那天公司加班,回家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九点。一个人加班没来得及吃晚饭,回到家累的不行,喻文州打算随便煮碗面吃然后赶紧睡觉。一锅水煮到开,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一把挂面下锅。鸡蛋在窗户边的篮子里,往外拿的时候喻文州的余光无意间飘到窗户上,这几天挺冷,即使是广州窗户上也起了一层白雾,喻文州住的房子在一处旧小区,住户不多,对面楼上只有一户亮着灯。看着窗户上朦朦胧胧的白光,喻文州伸出手去随意地擦了擦,然后捏着两个鸡蛋楞在了窗前。

和对面楼的距离不算近,但是对面的白炽灯很亮,没拉窗帘,足以望过阳台看见卧室里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的人。

这个人喻文州太熟悉了,即使看不清这些细节,只凭一个轮廓喻文州也能确定,他是黄少天。

毕竟比起分手的这一年,还是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些。

喻文州觉得此刻还能见到他两个人也真算是挺有缘的,分手之后两个人都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也默契的不再联系,此刻竟然还能遇到,真是世事无常。

但喻文州还能怎么样呢,他既不能请黄少天过来喝茶也不能去敲他家门告诉他其实他在等黄少天回来。他只能默默地把视线转回来,把手里的鸡蛋打在差点沸了的水里,吃完已经变成夜宵的晚餐,然后继续过他的生活。

最近工作很忙,一个月里喻文州已经加了半个月的班,经常回家都是又累又困,碰着床就睡,衣服都懒得换。疲倦地深眠一直到早晨。但这次喻文州的梦很长,剧情纷乱,从几年前又到几年后。梦里人很多,但是除了黄少天的脸别的他一个也认不出来。最后醒来的时候剧情都忘干净了,脑子里只记得沉甸甸的压抑。

喻文州摁开了床头灯,墙上的挂钟是早上四点多。起床倒了杯水喝,又回床上躺了会,仍是毫无睡意。

把床头柜上的笔记本抱到怀里,反正也是睡不着,喻文州打算先做提案。这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活动策划方面的工作。最近公司接了不少单子,作为策划部的领头人喻文州揽下了很大一部分的工作,即使是其他人的提案也总得喻文州敲一遍细节。所以即使是发现前男友住在自己对面这种事,也没有时时刻刻被喻文州挂在心上。

也许是电脑辐射有提神的作用,喻文州敲着键盘越敲越清醒。审核完一个提案的细节之后天已经亮得差不多了,收拾了收拾吃了几片吐司当是早餐,洗漱完后喻文州就开着车去了公司。

办公室里大家都忙着手上的工作,看到喻文州走进来都抬起头问候一声,再埋下头继续。走到自己桌前坐下,喻文州掏出包里的笔记本,刚打算先把昨晚敲定的方案发给客户商讨,手机又在这个时候想起来。

喻文州扫了一眼联系人,黄少天。

这个号码是大学时候喻文州刚认识黄少天的时候存的,到分手也没删,但这一年里两个人再也没联系过,此刻再看到这个号码喻文州十分恍惚。莫非我点了什么奇怪的技能,因为我昨晚看到他了所以他感召到我的召唤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喻文州按下了接听键。

“……喻文州?”

“是我,好久不见。怎么了?”喻文州整个人陷在椅子里,左手撑着头,右手拿着手机,垂着眼听黄少天说话。

“文州。”黄少天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我大学时候的资料当时好像忘在你家了,我表弟要用,你还留着吗?要是还留着的话,你能不能说个时间我去找找拿回来?什么时候都行,我这几天都有空,或者你把钥匙……”
“我还留着。”喻文州闭着眼打断他,“但是我也不在那住了,我给你找出来,明天早上九点,你现在住的那个小区,我在你楼下单元门那里等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住?喻文州你什么时候见到我了?卧槽你怎么……”

“明天见。”

喻文州挂断了电话。右手垂下来,左手抹着额头最后捂住眼睛。黄少天这个电话让他很难受。这个语气太熟悉了,好像跟原来一模一样。给喻文州很多莫须有的错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下午下班,黄少天还会在公司楼下等他,两个人一起回去,有时候在路上买点吃,有时候回家自己做,日子过的平淡,也温暖。然后第二天一起醒来,喻文州给一个早安吻,黄少天就眯起睡意惺忪的眼睛对他笑。

明天见吧,少天。

TBC

没想到我春节贺文,情人节贺文都写了一半,先发出来的竟然是这篇……
这篇是手机码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毕竟明天开学了orz还有几篇没写完的存文,以后有时间就发出来。
部分灵感来自广播剧《等你仰望》三期的ed《同类》。

我为你走过隐忍孤独的年少   将爱情变成一座荒芜孤岛
而时光多少年纵是山长水遥  仍坚持到与你并肩那一秒

ooc严重,会是HE。谢谢观看。

评论(2)
热度(4)
©别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