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久

愿如西南风。

【喻黄】囚牢 02


黄少天是个律师。

喻文州曾经开玩笑说,如果律师都是黄少天这样的,那可能这个世界上的法官都能疯掉。不过这只是玩笑,工作时候的黄少天严谨又认真,即使话唠也是字字斟酌。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大学同学。同一个系,同一个班,后来因为感情原因,还在校外住进了同一所房子。喻文州毕业后被早年转行做了广告策划的学长魏琛捞进了公司,黄少天则本本分分地做起了律师。

为什么会分手呢?黄少天如今想起来也想不通。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熟悉的同学都知道。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天生就该在一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就让别人插不进话。隔壁班的苏沐橙说,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神是时时刻刻吐着红心的,而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一句大写的我爱你。

分手的原因真的说不清,或许是一件小事,或许是许多小事加在一起。而导火线是有人听说当年某高校的法学高材生喻文州还在G市来请他做自己的辩护律师,喻文州却因为黄少天是对方的辩护律师而拒绝。

那天黄少天跟喻文州辩论了两个小时,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不该付出那么多,尽管两个人是恋人,也不必作出那么大牺牲。

最后当然是不了了之,分手是黄少天提的,尽管他知道喻文州一定还爱他,就像自己也一直记挂着喻文州一样。但他也明白,他们要是在一起,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死在对方手里。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还忘不掉喻文州,每件事都能让他想到他。这么下去会越来越糟,好在喻文州也一直没有联系他。

正在黄少天沉浸在一本本厚重的法律里准备一点点放下喻文州时,黄妈妈打来了电话勒令黄少天找找大学时候考四六级的资料,表弟要用。黄少天把家里翻了个底儿掉也没找到。分手的时候搬家搬的很仓促,黄少天觉得肯定是忘在喻文州那里了。

书是得拿回来的……躲是躲不过去了,本想正好过去看看有什么忘了的其他东西,一起拿回来,正好一刀两断。奈何喻文州好事做到家了,黄少天也没有办法。他的话语气态度出发点都无可挑剔,让人无从拒绝。

第二天黄少天下楼的时候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还跟以前一模一样。这太让人难受了。虽然喻文州站在那里什么也没说,但黄少天总觉得他一直在对自己说话。

回来吧,少天。

喻文州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半张脸埋在驼色的围巾里,抱着黄少天的书,站在那里对他笑。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尴尬癌犯了。分手后黄少天再也没有见过喻文州,此时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好久不见。”喻文州笑了笑,把手里的书交到黄少天手里。“应该就是这些了,你看看还缺不缺别的,我再去找找。”

黄少天嗯了一句又道谢一句,低头看着书。他能感觉到对方在看他,就是忍不住心烦意乱,不敢抬头。

气氛凝重了几秒黄少天突然觉得很没劲,抿着下唇心想凭什么你喻文州态度自然神色轻松没事人一样,我一个人紧张又不知所措像个傻子。

我就不服了——

“你现在还好……”黄少天抬起头来话说了半句,剩下的全被喻文州的神情吓了回去。

喻文州神情很平淡,只是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黄少天。他瞳孔颜色很深,这时候看起来像是午夜的夜空,没有星星,一点点月色照进黄少天心里。

那一点悲伤压抑得反而更浓重,逼得黄少天喘不过气来。

“我还在那家公司,还不错。”喻文州先移开了眼神,接着黄少天的话头继续寒暄。

“哦哦……我也……还好。”黄少天也抽回思绪,定了定神。“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住哪的?”

“一个同事也住这附近,有一次经过这边的时候看到过你。”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一个律师,岂止八面玲珑。再加上对喻文州知根知底的了解,喻文州一个表情黄少天就看出他在说谎。只是此刻黄少天也没有什么理由揭穿他,就也随意答应了。

“啊,那什么,我十点要去见个客户,我先回去准备一下,你也早点回去吧,以后有机会……”

黄少天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还要再见吗?

“……你早点回去吧。”黄少天垂下眼睛匆匆说了一句,抱着书几步跑回了楼道。关上楼宇门倚着墙蹲下去。

他听到喻文州沉默地站了一会,然后是汽车开动的声音越来越远。

喻文州也在慌张。这让黄少天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旋即又觉得可笑。确认自己不是单恋前男友,对方也没忘掉自己,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真是有病。

黄少天站起来,阳光从楼宇门里散成一格一格打在他身上,黄少天看着身边光柱里飘着的粉尘,心情突然好起来。

也许一切还有希望。

他勾起嘴角。

TBC

越改越差。烦。

评论(8)
热度(2)
©别久 | Powered by LOFTER